资讯中心
本页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市场动态 >

美团急什么

作者: 管理员   来源:https://www.xasswkj.com/    阅读次数:     2021-03-29 08:46 【字体:

2021年3月26日,美团(03690.HK)宣布2020年业绩通告,整年营收1147.9亿,同比增进17.7%;谋划利润43.3亿,同比增进61.6%;净利润47.1亿,同比增进4.1%。 2020年Q3谋划利润达67.2亿,Q4谋划亏损28.5亿

2021年3月26日,美团(03690.HK)宣布2020年业绩通告,整年营收1147.9亿,同比增进17.7%;谋划利润43.3亿,同比增进61.6%;净利润47.1亿,同比增进4.1%。

2020年Q3谋划利润达67.2亿,Q4谋划亏损28.5亿,环比相差96.8亿,同比相差42.8亿(2019年Q4谋划利润14.2亿)。

美团在财报中示意,“我们进一步加大营业扩张力度以知足消费者不停增添的需求而导致新营业部门亏损扩大”。详细而言,在2020年Q4,“美团优选”笼罩了天下2000多个市;“美团闪购”日峰值订单到达450万;接纳自营模式的“美团买菜”在一线都会笼罩密度连续增添,用户及生意量快速增进……

四序度亏损的缘故原由找到了,投资者不禁要问:美团急什么?

乍一看,外卖挺赚钱

1)两个营收划分维度

2020年,美团营收1147.9亿,同比增进17.7%。分为三个部门:外卖收入662.7亿,占比57.7%;到店/酒旅收入212.5亿,占比降至18.5%;新营业(零售、共享单车及B2B供应链服务)收入272.8亿,占比升至23.8%。

凭证收入类型,还可将营收分为三类:佣金、在线营销(即广告)、其它服务及销售(包罗利息收入)。

2018年,美团佣金收入470亿,占总营收的72.1%;2020年佣金收入增至742亿,占总营收的比例降至64.6%;

2018年,在线营销收入93亿,占总营收的14.4%;2020年在线营销收入189亿,占总营收的比例增至16.5%;

2018年,“其它服务及销售“收入为88亿,占总营收的13.5%;2020年该项收入达217亿,占总营收的比例增至18.9%;

佣金体现平台属性,为商家及消费者提供便利,促成生意、保障履约。在线营销收入体现互联网属性,事实,广告是互联网流量变现的首选路径。

2)谁对营收增进孝顺大?

2020年外卖收入662.7亿,较2019年净增114亿,增幅为20.8%,对总营收增进的孝顺率达66.2%,仍然是推动业绩增进的绝对主力;

受疫情影响,2020年到店/酒旅营收同比下降10亿,对营收增进的孝顺率为负5.9%;

新营业异军突起,2020年收入273亿,同比净增69亿,对营收增进的孝顺率为39.8%。

从收入类型看,佣金对营收增进的孝顺大不如前。2017年佣金收入280亿,同比净增178亿,对营收增进的孝顺率达84.9%;2020年佣金收入742亿,同比净增87亿,增幅降至13%,对营收增进的孝顺率为50.3%。

在线营销及其它营业收入划分净增31亿、55亿,担起营收增进“半边天”。

百度曾大肆投入外卖,希望探索“从赚广告费到赚佣金”的蹊径,终因缺乏整合线下资源的能力而告失败。而美团外卖从“赚佣金”到“佣金、广告费都赚”顺遂得多。字节跳动步百度后尘,涉足社区团购,也是“从赚广告费到赚佣金”的路数。

阿里、携程、京东、美团并非“纯互联网公司”,而是运用IT手艺提高线下资源设置效率,然后从增量中分一杯羹。

赚广告费、提供增值或运营游戏的“纯互联网公司”,搭建平台、促成并全程介入生意、最终赚取佣金,险些没有乐成案例,从腾讯、网易做电商到房天下做中介,再到汽车之家卖车……字节跳动未必能破例。

外卖是印钞机?非也!

或许有人看到美团外卖“狂赚586亿佣金”,会以为发现了“印钞机”。殊不知,美团外卖基本不赚钱,甚至在赔钱!

1)生意金额、笔数

2019年,美团外卖生意金额、生意笔数划分到达3927.2亿元、87.33亿笔,同比增速划分为38.9%、36.5%。

2020年,美团外卖生意金额、生意笔数划分到达4888.5亿元、101.5亿笔,同比增速划分为24.5%、16.3%。疫情对外卖笔数增进影响更大,合乎逻辑。

2)佣金、广告费都赚

2020年,美团外卖663亿收入,包罗585.9亿佣金、75.7亿广告收入。

2019年Q1,99亿佣金占外卖收入的92.7%;2020年Q2,127亿佣金只占外卖收入的87.5%;

2020年Q4,佣金、广告收入划分为191亿、24亿,佣金占外卖收入的88.5%。

商家在美团投放广告,解释对转化率、投入产出比的认可。商家主顾盈门美团可以收取更多佣金。若是说广播/电视台、户外媒体、百度、腾讯、字节完全是在替客户打广告,美团至少有一半是为自己打广告。这是“既赚广告费又赚佣金”的平台特有优势,好比阿里,被以为是“中国最大的广告公司”。

另有一层:佣金是商家被动支付、广告是商家自动投放。无论什么生意,让主顾心甘情愿自动掏钱,都是好事。

通事后面的剖析得知,若是不是赚到这76亿广告费,单靠佣金,美团外卖营业是赔本的。

3)现实佣金(率)

2020年,美团外卖披露佣金收入达586亿,名义佣金率为12%。啥叫“名义佣金”?由于在支付487亿骑手成本后,美团实得佣金99亿,现实佣金率为2%(低于主流电商平台)。

美团外卖名义佣金中80%以上是骑手成本,2019年、2020年划分为410亿、487亿,划分占名义佣金的82.7%、83.1%。

住手2020年终,共有950万骑手从美团获得收入,其中230万来自贫困区域。说“狂赚586亿”,不能不提“狂发487亿”。

2020年,美团外卖平均客单价升至48.2元,平均每单收取佣金5.77元(2019年为5.69元),平均每单支付骑手成本4.8元(2019年为4.71元),美团净得0.98元(2019年净得0.99元)。

餐馆以堂食形式提供服务,房租约占“流水”的10%、服务员人为不低于20%,合计至少占收入30%,远高于外卖名义佣金率(如美团的12%)。若是肩负不起这12%,那30%的房租、服务员人为就更肩负不起。

4)赚三毛钱,靠的还不是佣金

美团外卖效益呈显著季节性颠簸:

Q1为整年低谷(与春节有很大关系),2019年、2020年均泛起亏损。2019年每单亏9分钱,2020年只管受疫情影响每单只亏了5分钱;

Q2为整年岑岭,2019年、2020年每单谋划利润划分为0.36元、0.56元;

Q3、Q4谋划利润大幅回落,但2020年后两季效益显著好于2019年。

总之,在特殊的2020年,美团外卖获得这样的经济效益,很不容易。

外卖营业链条长,从线上到线下再到线上,几经频频。用户用携程APP订好旅店,携程可以等着收佣金了。用户订了一套餐,美团的事情才刚刚最先,一面确认餐馆能准时完成加工、一面放置骑手取餐、送餐蹊径,一面还得随时让用户知道历程……由于毛利润率靠近80%,携程客单毛利润有几十元。

2020年,美团外卖完成101亿单,每单净佣金0.98元,每单谋划利润0.28元。若是不是76亿广告收入,美团外卖营业铁定赔钱(广告营业毛利润率很高)。

换了不太会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的纯互联网公司,每单亏10块钱不是玩笑。#美团、饿了么,都不容易#

美团急什么?

2020年,美团最先披露三大主要营业自力核算出来的谋划利润。下面这张图给我们三个观感:

一是到店/酒旅盈利能力惊人:在2020年Q1的异常形势下,居然获得6.8亿谋划利润,利润率22%;其余三个季度利润率都在40%以上;整年谋划利润81.8亿,利润率38%。

二是外卖营业自己盈利能力低下:2020年完成101.5亿单,谋划利润28.3亿,利润率4.3%。要不是外卖营业获得76亿广告收入,这个部门是亏损的!

三是新营业拓展力度超强:Q1亏9.6亿、Q2亏14.6亿、Q3亏20亿、Q4亏损60亿,整年亏108.5亿。这绝不是谋划上出了问题,而是美团的战略性选择。

认知能力一样平常的投资者,还停留在“美团外卖是印钞机”这个水准。实在,美团送外卖的逻辑是:没指望赚钱,不赔钱就不错,宗旨是获客/流量,然后通过广告、酒旅等营业变现。

美团到店/酒旅营业异常乐成,但做到每年3.5亿间夜,80多亿谋划利润已靠近“天花板”,迫切需要找到能有用行使外卖、共享单车等高频营业带来流量的新营业。

当投资人发现外卖基本不赚钱,就是个导流工具;除到店/酒旅外找不到新的变现“神器”,约2万亿港元的估值将难以为继。

网约车是一个选项,但滴滴占有先发优势、各地羁系政策尚未晴朗、平安及隐私等棘手问题没有令人知足的解决方案,于是闪购、社区团购等新营业被寄予厚望。

这就是美团不惜烧钱拓展新营业的缘故原由。

值得欣慰的是,新营业能最大限度地施展美团的优势,即从送100亿单外卖不赔钱中体现出的壮大运营能力,在中国互联网圈没有之一。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 远大期货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 远大期货投资建议。